뽀쏘퐈레!

예 셰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파스타(Pasta)-12

恩株站在侑京旁『對不起了,姊姊
全廚房的人都嚇了一跳,主廚叫恩株到他辦公室
主廚問他是不是因為也有人挖角叫他去下廚
也跟他說他的資歷還不夠,是沒有地方去的。
恩株則表示像要賺錢。
我可沒騙你,你現在走出去就沒有機會在回來了
主廚你擺明說謊嘛,你和侑京姐交往的事情我都知道
 那天在廚房我也看到了
....!!!
再見(轉身離開)
被恩株這番話嚇的呆住的主廚沒能留住恩株

廚房的人們也都猜不透恩株辭職的原因,恩株換下制服便離開Lasfera

侑京試著挽留恩株,但恩株堅持離開。
晚餐尖峰時段,回廚房的侑京被迫降為廚助。
主廚也有些心疼的關注著侑京。

當晚侑京留在廚房刷地,主廚站在侑京前。
借過
不爽喔
我知道會輪到我
真的?
我看你沒有絲毫猶豫,把我退到廚助的位子
 這是主廚該做的決定
主廚蹲下看著侑京
(刷地)....chef,叫恩株回來啦
討厭這裡、討厭我的人,我不會挽留
chef你趕走他的,當然是你叫他回來阿
我什麼時候趕他走了
難道單純的恩株是因為主廚太關愛他,所以他走的?(刷地)
他一個廚助,我是要怎麼對他好?....
 我還要拱著他疼惜哦?

誰叫你拱著啦,廚助也是位料理人阿
 (抓主廚的雙手)是chef的十隻手指的其中一個,就是這隻小指頭
 (凹主廚小指)你每天沒事咬著它,它不會痛的想逃才怪(扶握著雙手)
主廚沒有說話一甩手,推倒侑京。
侑京自己又蹲坐好默默刷了地,又推倒主廚
喔!妳手套帶著刷啦
手套破了啦
我快被妳搞瘋了
侑京回休息室換衣服,褲子脫到一半
喂,金魚(主廚開門,人也快踏進去)』侑京嚇了又把褲子拉上
呃、抱歉』主廚退出休息室,在休息室前等。

志勳走了出來,
還沒走阿?
....嗯....
要彎進休息室時
STOP!
拿包包
你回家啦、回家
是....chef
主廚阻擋叫他快回家。

侑京換好衣服
齁,內衣被看到了啦...
出了休息室
我先走了,chef
想要恩株回來,妳去叫他
你去啦』便離開了
侑京在Lasfera大門前打給恩株,而主廚進休息室看著恩株的置物櫃
看到恩株丟棄的制服,以及門板背面恩株和廚房人們的合照,尤其和侑京最好。
中間貼著一張紙寫著{主廚是我的偶像、主廚最棒!}
又想起恩株離開前說的"你和侑京姐交往的事情我都知道,那天在廚房我也看到了"
主廚煩惱著....

隔天,早會外場服務生都離開。
而老闆問著廚助的問題怎麼辦時,大家都覺得侑京能先當廚助直到新的廚助來。
世英覺得這樣不行,侑京好不容易當上廚師豈有回去當廚助的道理
歸國派則想要世英退出在廚房作PASTA。
老闆見大家沒辦法於是提出找個打工的廚助來,讓侑京放心
侑京感謝的對老闆微笑致意,而主廚見狀又小吃醋了。
當天侑京觀察入微都不用說 給水喝、遞盤子、擦擦汗(副廚莫名被吃醋)
而本國派對侑京滿意度十足誇了幾句『誰准你們聊天的,給我做事、快!
事實上,主廚並不樂見侑京回到廚助工作。

當晚侑京到了恩株新工作的地方,沒有想到他在當服務生
侑京拉恩株到一旁角落說話
你不是廚師嗎?當什麼服務生阿
誰把我當廚師看阿?我也只是可有可無的廚助
雖說你可有可無,今天沒有你廚房亂的咧 
 你也知道阿廚房沒有廚助怎麼行
 廚助和主廚一樣在廚房是缺一不可的,今天忙翻了!
妳還真會說,區區小廚助怎麼跟大主廚比阿?
 現在姐姐的話也不能信了
鄭恩株!
這裡還比較好,少挨罵、錢也多
 在這裡也不會覺得自己是廚房裡撿垃圾的老鼠
你真的不做了?不想回來?
我還要忙,不管妳了』說完恩株便離開了

隔天一早,侑京到了恩株家叫他起床去廚房
一進屋,塞瓶牛奶給恩株,還準備幫他折棉被

恩株說已經從副廚那知道侑京在替他當廚助了
對啦,我怕自己又回去當廚助。害怕的要你抓回去啦
 .....你知道嗎?你要來的時候我多開心阿
 怕你受委屈,我也不跟你生氣,苦差事也一起做
 為了留住你,我費了多大的苦心阿!
 就當作為了自己,我也不會讓你走
恩株堅持不跟侑京走,侑京拿了恩株家鑰匙
我不管,明天我還會來
看著侑京離去『妳拿走鑰匙幹嘛?
侑京回到Lasfera廚房做準備工作,主廚來廚房看侑京忙

韓尚真還沒來嗎?我叫他早點到的
食材切丁,本來不就是廚助的工作嗎?
主廚看著侑京切丁『妳不會磨刀阿?刀刃都鈍了
我最會磨了,磨了三年現在又再磨啦
老闆和跟屁蟲薛服務老么帶了新的打工廚助。
缺人就隨便找阿?
chef,現在是非常時期,我是不知道你的標準在哪
 但就先用看看這位打工的
chef 現在也很難找打工的啦
看我們女廚吃了多少苦阿

可是這位新廚助做的並不好,侑京邊忙自己的也邊提醒他
主廚受不了和新廚助到冷藏室是訓話....
當晚,主廚到了恩株新工作的地方,主廚在個人包廂
而恩株端上食物到了主廚前
你叫做500元阿?起價蠻高的嘛,在我看來不過50元阿
 那什麼時候才能到紙鈔(一千)級阿?
祝你愉快,客人
坐下,我叫你坐!(恩株乖乖坐下)
 你看看這盤餐,麵條沒有彈性,而這外面熱、裡面冷
 還有股油漬味,唉、你作的吧?
我只有乘上花生而已
開心嗎? 放著廚師不作,來大廳服務生快樂嗎?
不是因為來當服務生開心,只要不和你工作我都開心
主廚從口袋掏出恩株的名牌彈滑到恩株前。

這才是你的名牌,回來吧
你不怕嗎?(主廚看著恩株)我回去到處講你們的事的話,你怎麼辦?
我本來是為這件事煩惱的,但我也不能為此把你趕出去阿
 嘴巴長在你臉上,我能拿你怎麼辦,我這個被小廚助抓到把柄的主廚阿
吃都沒吃,主廚就離開了。
而當晚侑京的爸爸到Lasfera找侑京給了她一組刀具,也體諒侑京當廚師的辛勞。


隔天一早侑京又去找恩株。
同時在Lasfera。
主廚要休息室時看見老闆正偷偷在侑京置物櫃門貼著仙人掌開花照片......

之後主廚回到休息室看著那張仙人掌照片,侑京也到了休息室並發現了照片

這些仙人掌照片...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
3年前,從我第一天上班開始
三年間都?
三年間
侑京又再次求主廚把恩株找回,
恩株,他...知道了
知道什麼?
就....沒事
他知道什麼?
沒有啦,妳快換衣吧』主廚說完便離開休息室。

換好衣服,侑京向正在聽音樂的新廚助示好。
新廚助不領情,還不屑侑京
吃飯了嗎?第一天上班不適應對吧?
還想在酒店上班前能學點經驗的,妳握鍋把多久阿?
一個月左右
難怪大家還把妳當廚助看
之前的失誤,不要太介意。慢慢學,加油喔
主廚走了出來看見兩人。
我能理解妳想擺前輩姿態啦,我也不是不懂,妳少廢話啦
 老實說妳很煩耶』一說完就被主廚打頭。
侑京趕緊抓著主廚的手臂『chef

你這臭小子,是多了不起?前輩講話就聽,聽完就反省
 實力都沒有到廚助,脾氣到比主廚兇嘛阿? (吼)阿!
他只是還不清楚嘛
不清楚?我不清楚什麼?
你說什麼?
以為有兩大主廚有多跩,結果前輩卻是沒希望的大姊。
 我不幹了啦,是有多了不起阿
老闆撞見逃開得新助廚『夠了吧?
廚房的事,你不用管
這新人是我請的
所以你幹麻插手管廚房的事,把事情弄得更複雜?
難道不是主廚領導到問題?讓廚房招不到廚助,
 又讓認真的廚師受這種苦。你這樣對就對了?
我去叫他回來
喂,徐侑京,叫什麼叫?那種人,走了好
侑京有些責難的看著主廚
"走了好"?哪裡好?
什麼?
chef你...怎麼比老闆還不了解我的的心情?
主廚抓著侑京到屋頂。

要你去把恩株抓回來你不要,又耍脾氣把新人趕走你要我怎麼辦嘛!
 你想要我一輩子都當廚助喔
你以為我想阿
恩株不錯阿,我覺得他挺好的阿,把他叫回來啦chef
不行
你也像那些前輩們希望我就這樣當著廚助,對吧?
(吼)有這樣說嗎?!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就別亂說!閉嘴!
 要是把恩株叫回來我跟妳..........(吼)我不管了啦!
爭吵延到休息室
主廚打給恩株『給我馬上回來收拾你的東西,不打算回來
 也別堆你的垃圾佔著置物櫃,給我回打包,聽到沒!
唉,你真這冷血的,小銀魚的屎都比你的人情味多(主廚驚訝的看著侑京)
 你都不知道恩株多崇拜你阿,說想當chef這樣的廚師耶
 傻瓜,鄭恩株,走的好阿,別回來好了,他要是回來,我一定攔著他
 真怕他成為你這樣的廚師,真是可怕』侑京說完並離開休息室。
當晚,聽到主廚的話恩株回到Lasfera廚房。
恩株看了料理平台,進了冷藏室,盡是不捨。
出了冷藏室主廚站在主廚桌前
都收拾好了?沒有遺落什麼嗎?
是,都收好了
那,來接收訂單...桌號主廚桌(點點桌子),鄭恩株PASTA一份
 都掛名廚師了,連盤菜都沒做過多可惜阿,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去拿鍋做菜吧
 作完走了就別回來
恩株做了一盤自創的PASTA,交到主廚面前
主廚沒有說話安靜的把整盤PASTA吃光。
這就是鄭恩株PASTA的味道,我會記著的,再見』說完便離開廚房。
恩株感動的看離去的主廚後,也吃了一口還沒乘上盤子的PASTA
怎麼這麼難吃

當天晚上,主廚從Lasfera離開回家時。遇到侑京原想上前去,卻因老闆的出現退後
都幾點了,這兩人怎麼...
老闆抓著侑京手

來去喝啤酒吧,妳最近沒清神的,我看不下去啦
大半夜的,我跟你也不是牽手關係阿,老闆(掙脫)
那就當純握手阿(又抓著)好冷,進去吧
握這麼久幹麻,不行啦

邊說著被老闆拖去...
切,劈腿練很勤嘛
老闆帶侑京到社區游泳池,兩人稍作聊天。

回家後,侑京拿魚餅給主廚
蠻好吃的,要吃嗎?
不吃(關門)』侑京要離開時,主廚又開門了
蠻好吃的呀,是因為冷掉嗎?
主廚臭臉看著侑京『怎麼了?
不想講啦
為什麼?(向前一步)....那個
怎樣?
明天早上想吃什麼? 大醬湯?
妳是我的保母喔
幹麻這樣
我叫妳做飯喔
現在生氣的不該是你吧
唉呦!
和你同個廚房工作,你知道我多委屈嗎?

我怎麼了?
我阿,比在廚房談戀愛被發現,更怕你突然發火
 我能忍當回廚助,前輩在我背後說我這都能忍
 但我怕我依你,最後卻是什麼都不會的廚師
 我很開心你也在身邊,也想依你,
 但我努力不要依你,你知道這讓我多煎熬嗎?
說完了嗎?
說完了,chef
好阿,那就別做啦』兩人對看了一下
但我都還沒做耶
什麼都沒做?
那我做了什麼?
那妳到底想做什麼?
什麼都做
做什麼?什麼?
全部、全部都想做
全、全部?哪都給妳做阿、連廚房偷飯吃妳也想做?
侑京笑著推了一下主廚
又怎麼了?
chef、你就去恩株那裡看看嘛,我勸他跟你勸他差很多耶。我也當過廚助,很了解的
 要是是chef去勸,他會回來的
恩株知道我們交往的事
嗯?
他知道我們互相喜歡
真的嗎?
怎麼,怕了?
(快哭出來)怕阿,chef....怎麼現在才跟我說?
妳一直催我去勸恩株,我怎麼講?
那怎麼辦?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怎麼這樣,我們什麼都沒有做耶,怎麼辦?
別怕
我還是怕阿
如過果被廚師們發現了,我們就逃去月球吧
 所以在這之前先把恩株的嘴巴逢上吧,
 妳當線、我當針就給他縫緊緊,嗯?
侑京點點頭。

隔天一早,恩株睡醒發現今天很安靜,還到外面找看看有沒有侑京身影。
似乎有點失望,晚上打烊侑京和主廚帶了堵口禮盒要去恩株家。
在車上
chef,你有過放棄不做的時候嗎?
當然有
真的?
我們主廚拳頭比嘴巴快,最後我回去時,用平底鍋把我從頭打到腳
 連鍋子都打壞過幾個才繼續做
侑京聽了驚訝的下巴都掉了
別提了,回想起來都怕
我被鍋子那段嚇到,那你要這樣對恩株喔?
看他表現阿,都妳害我買這麼貴的牛肉啦(笑著打了一下在侑京腿上的堵口禮盒)

兩人到了恩株家
這裡阿?
嗯嗯
他什麼時候下班?
快了吧?
妳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那幹麻這麼早到這裡阿?還得等他....
他不接我電話,我哪有辦法阿
好冷耶
那我們進去等吧?
我們兩人阿?
當然囉
起身拿好堵口禮『跟著我吧
我有他家鑰匙喔
兩人進了恩株家,靠著矮櫃坐著

chef
幹麻?
chef的主廚也和你一樣嗎?
我怎麼可能像那死老頭阿,最討厭聽到這句話了,不要再問了
是、chef
幾點啦?...妳不累喔?
你累啦
我快累死了
那你躺一下吧,chef
這樣好嗎?(猶豫不超過一秒)阿不管了啦(躺)
chef
(躺著看侑京)怎樣?
....那你的主廚像你一樣嗎?
哈哈哈阿.....不是要妳不要問了嗎,不準再說主廚的主廚了喔
萬一阿,我以後也當上主廚阿,我也會像你一樣嗎?
 (主廚沒有回答她)我想像你一樣啦,我一定當要像你這樣的主廚
喂....妳也來躺下吧(拍拍地板)
這有點....
快過來躺啦
那好吧(躺)
舒服吧』『舒服
兩人看著天花板
這小子貼這麼多照片在天花板,幹麻阿?
照片都是意式甜點、料理及PASTA
還好我們來了

要是針線都逢不住他的嘴,怎麼辦阿?chef
主廚看了一下侑京,伸手握住侑京的手

要是恩株進來怎麼辦阿?
主廚將侑京手放到胸前

總會把他嘴巴縫死,別擔心(一手握著,另一手緩緩拍著侑京的手)
兩人對看後,主廚也側身靠近侑京深情看著。

主廚撥了一下侑京的瀏海...侑京就睡著,沒多久主廚也睡著了。

這時恩株回來了,看見家裡燈開著。
開窗往裡頭一看,看見侑京、主廚睡在他家,退開窗戶邊
怎、怎麼在我家也這樣?還都在我面前,太過分了!
 (跑去對著天空大喊)主廚和徐侑京在交往!!!!
 主廚和徐侑京竟然在廚房裡談情說愛啦!!!!
在房裡的兩人這喊聲吵醒

恩株喊了最後一次『主廚和徐侑京在交往!!!!
便回到自己家,主廚起身,而恩株硬是鑽在兩人中間躺著主廚的左手臂

每天看這些照片,不知道我多難過....
(沒力)....那不是你的位置...(拍拍身體右邊的"空位")這裡才是
恩株起身,主廚馬上把侑京摟近身旁,恩株乖乖到主廚右手臂。

恩株阿,不要再徬徨,回來吧(侑京對著恩株點點頭)
 嗯?回來阿...(恩株沒有回應,大聲)我叫你回來!
是...chef』聽到滿意的答案主廚看看稍稍放心的侑京。
剛剛在外面喊夠了吧?回到廚房給我閉嘴阿(恩株沒有回應)
 上班路上給我喊著"狼來了",聽到沒?(恩株沒講話惦靜靜)
 (主廚右手勒著恩株)
不回話阿?

是.....chef
OK,解決!(放開恩株)好睏....
我也是...(說完一腳放在主廚小腿上)
恩株也伸腳放主廚小腿,隨即被主廚甩開

睡覺吧(抱著侑京)
恩株動來動去,不知如何是好『(勒恩株)睡阿
嗯...(主廚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HOME

猴子(inao)

Author:猴子(inao)
因為喜歡PASTA而紀錄京廚對話
隱性李善均fans 大推阿直 XD

管理者專用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