뽀쏘퐈레!

예 셰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파스타(Pasta)-11

然而,主廚親了侑京這幕被要回廚房繼續工作的老么-恩株看到了。

隔天,侑京先聽聽主廚家門看主廚的動靜。
主廚一開門就衝去電梯,侑京以為主廚沒有看到她小小失望。
主廚探出頭『妳在幹麻?快呀
侑京開心的跳進了電梯『chef,等我啦

兩人一時沒有話題安靜了一下子,侑京見主廚圍巾掉下來,幫主廚圍好圍巾
chef,小心感冒阿
妳今天要是用這神情在廚房工作,一定馬上被發現的,妳看妳都寫在臉上
有嗎?
拜託妳ㄍㄧㄥ一下啦
好,chef(邊這麼說邊摸摸主廚肩膀)
齁,妳真是...(笑)
人家感冒了,想咳。但醫生就我忍著,喉嚨(摸自己的喉嚨)難受的要命阿
妳感冒阿?(看侑京)
是的,chef......chef你不也是感冒了?(笑)[演員自由發揮時間?]
主廚用手肘撞了一下侑京。


到了Lasfera老么有點狐疑的看著神色自若的主廚出現後,侑京也出現了。

到了廚房,主廚還等著有京準備好才開始做事。
而,主廚變的不自覺的眼神飄向侑京。

邊看著侑京也不時的看看有沒有人發現自己。
侑京反而專注於工作中。

有位客人見見副廚,副廚離開後,大家繼續忙著。
恩株,我要酒
等一下,我這喜完就拿』隨即被主廚彈額投
都說要酒了,還不快去拿?
是、chef
順便看看庫存阿
是、chef

侑京將做好的蛤蠣PASTA送到主廚桌
主廚還看著侑京,侑京沒有任何反應很平常的離開。
轉過身將蛤蠣PASTA放到送餐桌。
主廚忍不住走到在煮PASTA侑京旁,但侑京很快的閃到冷藏室。

看侑京出了冷藏室而主廚收到簡訊 {chef,你喜歡我都寫在臉上了,OVER}
喂!徐侑京 桌號19、20的蛤蠣PASTA,都給妳作!
是、chef
順序要是弄錯了我就把妳倒掛像蝙蝠那樣,知道嗎
知道了

午休,侑京元本赴約要去找主廚的,但是被老闆跟上。
在便利商店邊吃著棒棒糖的主廚看見侑京和老闆....

怎麼有跟班啦!
侑京主廚在窗戶比手畫腳了一下,迫於無奈侑京裝做遇到主廚。
三人坐在便利商店裡,主廚先偷偷給侑京棒棒糖。

老闆拿三支冰棒『像這樣發薪日不是該買個食物請老闆嗎?對不對阿,廚師
好吧,那這次我請
為什麼是妳請阿?
那就主廚請吧?當老闆我的這次就免錢吃吧
冷的半死的,跑到這裡吃冰棒,真是獨特的品味阿
(對侑京說)好吃吧?這樣吃
侑京點點頭,主廚吃醋兼無奈的看著侑京與老闆。

當晚,世英告訴主廚今天見副廚的客人,其實要在附近開義大利餐廳,很有可能是要把副廚挖角過去。
主廚在Lasfera停車場也看到副廚及本國派等人在副廚車上。
副廚離開後,本國派三人也把這件跳槽事情跟老么說。

隔天,侑京主廚兩人在冷藏室盤庫存,老么進來拿東西也一直在觀察兩人的互動。

主廚看著老么離開後問『他是怎麼啦?』侑京則不覺得有何異樣。

兩桌訂單總共六份三味PASTA。主廚看世英忙不過來就叫侑京做完手邊工去作幫忙。
世英看侑京拿捏越來越拿手『侑京最近進步很快呢,我要開始緊張了
真的嗎?
是真心話喔
兩人對談本國派聽的呆愣,而主廚也注意到了便開始大罵本國派以及老么。
而副廚也忍不住的抗議主廚的作法。

休息時間,侑京在休息室休息。本國派的三人進了休息室和侑京搭話。
皓南抱著侑京的肩膀正要講話時,

主廚把皓南手拉掉叫侑京離開。
侑京被副廚叫到屋頂講了他們要跳槽的事情。

當晚主廚對副廚說『要離開這裡,要就是被我給解雇,不然就贏過我,知道嗎』說完便到廚房。

看見侑京準備著三味PASTA。
喂,金魚,忙嗎?
(擠著茄汁)
主廚在侑京身後晃晃實在無聊
出去玩啦
主廚太可怕,不敢跟你玩
妳在怕我?
世英主廚今天教我包餡,我今天得作好五百個
500個!挖,吳世英想累死我們家金魚阿
 賣很好喔
以前都在作PASTA麵條,現在作作方餃,還蠻新鮮好玩的呀(回頭看一眼主廚)
(看著侑京的作品)對啦,要做正事、正事(靠近侑京耳朵),但也要和我點正經事 (拍了侑京背)

搶走侑京包包外套跑了
我包包,chef

兩人要去高級飯店的餐廳吃飯,搭電梯時
chef,我們來這裡幹麻?
主廚看著前面的男女
別人做什麼,我們也來做阿
前面男女尷尬,侑京也怕怕的退開主廚旁到電梯角落。

怎樣?幹麻?


兩人到了義大利餐廳,上了麵包
(拿著麵包準備要吃)來義式餐廳,我最喜歡免費的麵包了
(冷眼看侑京手裡的麵包)會影響味覺,別吃
  吃一堆麵包等一下上主菜妳哪吃得下阿?
 是不是廚師阿?等等沾著PASTA醬汁吃,先別吃
(點點頭) 喔...chef
放著
上了沙拉,侑京吃了蝦子『吃別人剝的蝦子,感覺真好(滿足,笑)
(咀嚼)好吃嗎?
侑京繼續吃
蝦子鮮嫩的口感都沒了,像是咬著著粉紅色的海綿,在煮蝦大賽,絕對是墊底,妳還說好吃?
沒這麼誇張吧?
怎麼沒有? 妳要是敢在我廚房裡煮出這種蝦仁
 我就彈妳額頭到妳額頭長出兩隻角,知道嗎
侑京默默點頭想吃生菜又被阻止『別吃,影響食慾
主廚喝水漱口,侑京擦擦嘴。

主菜"蕃茄羅勒汁蟹肉意式餃"上了

侑京叉子要插下食物去時『等等,STOP!
主廚用刀子翻了侑京要準備吃的意式餃『妳看,皮都破了
 意式餃的麵皮和麵,從稈皮、包餡、煮燙都是為了什麼阿?
 就是這個、這個(刀子指著)不要讓它破阿!
 這破洞整個破壞了前製工作,根本是意式餃的敗類阿
那要不要叫他們重作阿? 我想好好吃ㄧ餐,你幹麻一直挑三揀四啦!
不用了
為什麼?
廚師最討厭聽到這句話了阿,同樣是廚師,怎麼好意思對他說?
那就吃掉阿
那也不行
又是為什麼?
那妳就沒有東西學啦(吃)
我還想說你怎麼帶我來這裡......
 好不容易能好好吃ㄧ頓的,你幹麻這樣一直挑剔啦
 那你花錢帶我來這裡幹嘛?
所以阿,(看看周圍)花錢來這裡用餐的人還真可悲,真想把主廚叫出來
 把這些食物帶盤子的塞進他嘴裡,我還在忍著咧!
(抱頭後看著主廚) 我阿,只要人家做給我的,我都覺得很好吃(主廚看著侑京)
 回家自己做菜給自己吃多討厭阿(主廚還是看著...)怎麼了?
那以後妳也不煮飯給和妳一起生活的老公喔? 早餐不作
 晚餐嫌累也不煮飯,就自己倒在床上睡大頭覺了喔?
 真是替以後要跟妳生活的老公感到難過阿
(淺笑)那就老公作給我阿
唉呦,哪個傻男人放著廚師老婆,還自己下廚阿?
那就嫁個廚師嘛!(雙手撐著臉,看著主廚)
哼哈~』主廚繼續勉強用餐,受不了摔餐具『這什麼東西阿
....那個!(大聲)』.....侑京來不及阻止。

離開餐廳,在電梯前。
可能是因為我在Lasfera廚房工作吧,就算不好吃、看到頭髮在菜裡
 我也不會抱怨,只是一時的失誤嘛,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你也知道在廚工作多辛苦
 幹麻這樣對他們阿,chef
妳以為你是體諒他們阿,
 妳是這樣不跟他們講跟詛咒他們不進步、不會成長是一樣的!
 (侑京一直看著主廚)怎麼了?
你到底吃了什麼,嘴巴這麼尖酸
侑京就自己先進了電梯『真是的

兩人在車上『就連剛才在廚房也是,你怎麼對副廚和前輩們說那種話阿,
 真的很過分耶,聽起來是要趕他們走,要怎麼要合作嘛?
聽不懂得才是傻瓜!.....我兇他們還不是為他們好。
 廚房已經夠熱的,把自己氣的高血壓,妳當我瘋了喔?
有夠丟臉的,下次不和chef去餐廳了啦!
妳這丫頭!為了妳帶妳去,妳還....
我餓了啦,chef!
那妳幹麻不吃阿?
誰叫你一直在旁邊掃興
那要不要去吃吃宵夜阿?
兩人看看車窗外的店面
啊!我們去那好不好?
為什麼要去那啦?
兩人到了桑拿。

整天在站在廚房弄的腰痛、手臂痛、膝蓋痛,手腕也痛、肩膀也在酸呢
這麼年輕就這樣到處痛阿
痛阿[以下又是演員自由發揮?]
刺痛嗎?
痛呀,刺痛什麼阿?
兩人到了桑拿室
阿~還得回去做500個呢
什麼?意式餃阿
還是早上去趕工?.....還是算了?就說主廚叫我不要作
 出來比做事好玩多了
看妳明天是要去做意式餃還是被挨罵,我可不管喔
不然一起做吧?
不要
一個人做250個
不想
我做300個,你作200個
NO(趴著)
那我400百個,你100個啦
No、No、No、No.........為什麼我得幫吳chef做那玩意?
 為什麼我得要為那些想走的人煩惱?
(侑京撐著身體)你知道阿?那幹麻還說的這麼狠?
 我想和副廚一起工作,但也希望他去那有好發展。這樣好矛盾
妳的劈腿又升一級了(撐著臉)
chef,你為什麼總是推開喜歡的人,又極度排斥討厭的人呢?
 這樣你得到什麼?
不是還有妳嘛
(笑)對呀,你再怎麼推開我,我也會像口香糖一樣死粘著你
主廚背對著侑京側躺。侑京看著主廚的後腦杓

連後腦杓都長的好帥(主廚偷笑)肩膀也好呢(主廚偷笑)
魚都上勾了,妳還勾什麼勾阿妳,傻瓜....
 從副廚要當上主廚的這段時期是最煩惱的阿
侑京沒有說話 主廚回頭看著侑京『怎樣?
熱了吧?要不要吃出去阿?
粘著吧,就像口香糖那樣(侑京笑)

隔天,老闆跟主廚副主廚說有位客人在午夜12點會到店裡用餐,要主廚副主廚親自下廚。
於是當晚兩人在廚房料理,助手也只有侑京一位。
客人點了同種餐點要主廚、副廚自行發揮。
餐送上了,但客人既不瞭解又挑剔,而主廚一一講解。
似乎也預言了副廚到這位客人開的餐廳當主廚實力也不會得發揮。

主廚離開,在樓梯間『不懂還在那裡裝懂
會被聽到的啦
我最討厭這種人了
而客人對副廚說來這裡用餐更能確定副廚就是他要的人才—乖乖聽話。

侑京和主廚到了咖啡廳。

別氣了啦,chef(喝口咖啡,主廚要喝時)我也被邀去跳槽,但我拒絕了
妳?竟然有邀妳?(大笑) 還帶妳這個乖寶寶
 那餐廳三個月就倒,不,三個禮拜、三週(看著侑京笑,侑京跟著乾笑)
 為了不讓這群人走,我得想想招數、得想個好辦法
真的嗎?
主廚和老闆的關係就像是在拔河,而我們副廚卻只會睜著眼看著
 不能這樣被壓著,用各種方式脅迫都失敗,最後的責任還是都主廚擔
 妳覺得那位老闆能對副廚負責到底嗎?大半夜的進來點那種東西的時候,我就知道他不正常
是阿
所謂拔河阿,就是和客人的舌頭比,而不是老闆的舌頭,不是老闆的舌頭。知道嗎?
主廚要喝口咖啡要放下咖啡杯時
我覺得我們老闆舌頭蠻不錯的阿
什麼?
蠻好的阿,我們老闆越來越好
(開始不)過來
幹嘛?
過來一下嘛(侑京靠近主廚後,主廚靠近侑京耳邊)妳伸手摸摸口袋
口袋阿?
摸阿
侑京伸手進了主廚外衣口袋『拿出來阿,快點
侑京開始不甘願,

不甘願的拿出來-是一個蛤蠣。
這是給妳閉嘴用的,閉嘴阿[演員自由發揮?]

侑京就拿蛤蠣夾了主廚的嘴,被夾一下哀哀叫的主廚
痛吧(主廚笑)你用這幹麻?這算什麼啦!(丟放在桌上)』自己笑趴
主廚笑著拿起蛤蠣『這是妳分身耶(放回口袋)
怎樣?(看著笑趴的侑京)』侑京又從口袋拿了蛤蠣,笑趴。

隔天一早,侑京拿了煮好的湯給對面的主廚。

現在幾點阿?(看著侑京) 
 (看了一眼湯,看侑京)你不用睡的喔?
吃早餐吧,chef(把湯塞到主前)(看看有沒有人)快拿著吧
(主廚開鍋蓋)喔!泡菜湯阿 妳不是不喜歡做菜?
沒有啦 快吃喔(害羞跑回家)

中午時,大廳存的酸黃瓜沒有了莫尼來廚房要,恩株沒有聽到也沒有動作被主廚罵。
回來後,那位要開店的客人又說要見副廚,副廚回絕挖角一事。
到了主廚辦公室,副廚問主廚是什麼讓他當上主廚的
回想當時,我還是副廚時,上頭也是個很霸道的主廚。我是拼命的贏過他的,怎樣?
兩人就合好了。
到了廚房重整廚房的氣勢,交下第一份訂單時,

恩株提出了辭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HOME

猴子(inao)

Author:猴子(inao)
因為喜歡PASTA而紀錄京廚對話
隱性李善均fans 大推阿直 XD

管理者專用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